新闻详情
    浙江发文规范银行开展互联网助贷、联合贷款
    发表时间:2019-01-10

           2019年1月,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浙江监管局(简称“浙江银保监局”)对各银保监分局、杭州银行和各城市商业银行杭州分行下发了《关于加强互联网助贷和联合贷款风险防控监管提示的函》(浙银保监便函〔2019〕9号)。

           浙江银保监局下发的这份监管政策,是2019年第一份面向银行的防控互联网助贷和联合贷款风险的文件。

           这份监管文件的要点为:

           一、重申核心风控环节不得外包,不能异化为单纯的放贷资金提供方。不具备互联网贷款的核心风控能力和条件的银行,不得开展联合贷款业务。

           二、银行应开发与业务匹配的风控系统、风控模型,配备专业人员。第一消费金融认为这将是2019年继续提供风控输出的企业的机会。银行以线上放贷为突破口,需要具备直接面对海量用户放贷的能力,终于将业务上云、大规模线上化的动力。

           三、应独立开展客户准入、风险评测、贷款额度和贷款利率确定、贷后资金用途管理。在获客方面,银行的获客分为直销和中介两种。直销即银行人直接获取C端受众。有目共睹的是,银行的直销一直发展的很烂,所以目前银行获客依然依靠中介,比如线上获客就需要流量巨头输送贷款用户。据了解,线上的流量巨头在跟银行合作时,仅仅作为导流方,不作风控、不作贷中管理、不作贷后催收和兜底的为少数,其余流量巨头均会借机收集用户征信材料进行风控,而银行也乐得躺着赚钱。

           四、重申不得为无牌机构提供资金或者联合放贷。

           五、银行属地放贷,通过线上渠道引入在银行自身营销、服务和风控管理范围内的用户。浙江银保监局首次细化了属地放贷的落地办法是身份证、业务开展地和生活居住地等多维度结合——要按照客户身份证地址、主要业务经营地、主要居住生活地等维度,建立统一的属地经营规则。这样就限制了比如浙商银行通过线上获取常年生活在拉萨的用户并为其放款。

           六、城商行分行的资金不得出省。

           七、浙江银保监局首次提出银行与合作机构在客户信息共享、风险防控、不良处置化解、贷款核销、消费者保护等领域的权利义务。这里可以理解为浙江银保监局希望银行在合作过程中也要有承担风险的义务,不得无风险赚钱。实际上,现实中银行往往追求无风险赚取,给了第三方机构赚取通道费的机会。

           八、重申不得接受无担保资质的第三方机构提供增信以及兜底承诺等变相增信服务。2017年7月10日,原中国保监会曾经下发《信用保证保险业务监管暂行办法》(保监财险〔2017〕180号),提出诸如“经营信保业务的保险公司,上一季度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应当不低于75%,且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不低于150%”“保险公司承保的信保业务自留责任余额不得超过上一季度末净资产的10倍。对单个履约义务人及其关联方承保的自留责任余额不得超过上一季度末净资产的5%,且不得超过5亿元。超过以上自留责任余额要求的部分,应当办理再保险;未办理再保险的,不得承保”之类的要求。据互金远望号微信公众号统计,目前除了废掉的长安保险,还有10家保险公司在提供履约险服务(见附属材料一的名单)。

风险

提示

在线

客服

计算

工具

手机

APP

回到

顶部